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躬耕@网田

真诚沟通,网情无限,躬耕论坛,精神家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他甘愿为播种人站岗放哨  

2007-09-29 22:57:47|  分类: 人物纪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(原创)他甘愿为播种人站岗放哨 - 躬耕南阳 - 躬耕南阳个人主页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 在现实生活中,人们特别反感说戴绿颜色的帽子。可是我在农村搞调查时,发现一个思想超常规的人,群众反映他不怕说戴‘绿帽子’,并且甘愿为播种人站岗放哨。 

   社旗县王蛮庄有个张希旺,是个庄稼能手。耕犁锄耙,摇楼撒种,扬场制肥,手艺俱全。他还会泥工和编织,农忙时下地干活,农闲时,人们常请他盖房子,要不,自己就搞编织副业。他在庄子上是个能人。父母亲身体尚扎实,日子过得挺舒服的,可以说算是个小康人家吧!26岁那年,父母为其成亲完婚,取的媳妇是龙泉寺刘三麻子的姑娘,叫刘好妮,年方24岁,身材窈窕,肤色嫩白,大胆泼辣,是农村的妇女队长。

   他们成婚后,感情很好。夫妻俩不管是下地劳动还是干家务活,都相互商量,体贴照顾父母,两位老人心里很高兴。全村的叔、伯、婶、娘们都夸奖是天生的一对好夫妻。结婚已经三年多了,他们仍然不要孩子,可急坏了他的老爹和老妈。

   一天,他的老爹将其叫到跟前说:“希旺啊,你可是快30岁的人了,该考虑要孩子的时候了。”

 “慌啥哩,我们想清闲二年,你看人家外国人,有的还一辈子不要孩子哩!”儿子给他父亲解释道。

  “我的好闺女啊,我想给你说说心里话,趁我们身体还好,你们俩得考虑考虑,是要孩子的时候了。女的年龄大了,生孩子可困难呀!”她的婆母也很焦急的给媳妇做思想工作。

  “我们俩有打算啊,等咱们积攥几个钱,把东屋的楼房接起来了,再说。”媳妇王好妮也给她婆母做了答复。

   唉,可不是,父母的话引起了他们俩的思考。晚上,小两口真的讨论了是否要孩子的问题。王好妮对希旺说:“俩老人家说的都对呀,咱们是得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,你看人家二牛比咱们小两岁,去年才结婚,现在就抱出孩子了,可咱哩?”

  “那咋不中,你说要,咱就要,掏出干粮就是馍。年前就叫你怀孕,好不好?”希旺满怀信心的说。当晚主意一定,亲热一阵子之后,拥簇而睡,一夜无话。

    可是等到第二年的春天,他俩仍未实现理想计划,父母亲和周围邻居,亲朋好友,都为此事操心,不断有人问媳妇是否怀喜之事。他们谁也解释不出有说服力的理由。

   刘好妮一如既往,下地劳动,挑水做饭,殷勤照顾公婆。小日子过得仍是甜丝丝的。一天的晚饭后,好妮憋在心里的事总想给希旺说出来,她乘给希旺补衣服的机会给希旺说:“有件事我想给你说说,不知你同意不?”

  “啥事?请说吧,你说咋办就咋办。”希旺的态度很诚恳。

  “咱们结婚已经4年,到现在还没有孩子,爹妈都很操心,是不是可以去检查检查身体,不管是谁的原因,咱们心中也有个数,看能不能治疗。”这是好妮娘家姑给出的主意,今天她终于壮着胆子给说了出来。

  “中,咋不中,不过咱得先说清楚,要是检查出有问题咋办?”希旺一听是这个事,态度犹豫了一下说。因为希旺的二爹也给他说过这个事。

  “那好办,有病就治病,没病咱也放心了。免得两人你争我吵,互相埋怨!”好妮解释说。“唉,我再补充一句,真是我有问题,你可不能说给我离婚的事。”

 “好妮,要是我的问题,你该咋办?”希旺也牢靠好妮的心。

 “咱俩一言为定,不管是谁的问题,还是好夫妻,不兴说个离字。”一说检查,他(她)心里都胆怯,于是都立下保证。

   第二天他俩一早就吃饭,准备去乡卫生院检查。走前婆母问道:“你们俩干啥去?慌里慌张的!”

  “妈,我们俩去桥头街赶集买东西,我们走了。”说着就提着兜子骑着自行车走了。

   经过乡卫生院妇产科赵医生给他俩做了检查,先看生殖器,仪器检测,精液检查。经分析认为,是男性精液枯竭,精子活动能力弱,建议自我保健,逐步恢复。二人一听结论,垂头丧气,回到家里,一气睡了两、三天,饭也吃不进,活也懒得干。婆母看事不妙,追问原因,他俩看也瞒不过去,就如实说了情况。经过公婆反复考虑,为了不断香火,后继有人,决定让他俩遇机抱养个孩子算了。

   希旺夫妻俩对老人提的意见,心中不愿意,一直不表态。认为‘抱养’不如亲养,可是自己又无生育能力,咋办哩?希旺倒想出个办法,可也不敢给妻子好妮说,终日闷闷不乐。后来好妮追问对父母说的有啥意见时,希旺才说出了心里话。

  “我倒是有个意见,就怕你不同意!”希旺结结巴巴的叙述着。

  “事到如今,有啥你就说吧,只要对咱们家有利,能传宗接代,好说。”好妮态度很干脆。希旺挠了挠头说:“哎呀,我有个想法,你看西院咱二牛弟弟,人家生的男孩多好看。”没等希旺把话说完,好妮就打断话说:“好看,是人家的,与咱何干?”

  “咱和二牛的关系也不错,我想让二牛弟来咱家帮帮忙?”希旺无奈的说。

  “哦?这事咋帮忙!你别瞎胡说了。何况是东西院的,脸熟面花的,多不好意思。”好妮听后不同意。

  “我想让二牛来家住一个月,你们俩……”希旺继续说:“不,每天来俩小时,玩后就走,别人也不会知道。”

  “你这个办法不行,村上的人知道了,说你老婆好给人家睡觉,会说我不正经,说你戴绿帽子,压力太大呀!叫咱们可咋混人那!”希旺认为妻子分析的有道理。很发愁的说:“唉,你说得有道理,那咋办哩?”说后低下了头。

  “不行,我回娘家,找个熟人吧,影响小一些。”好妮想出个办法。

  “你娘家家族大,消息若传出,影响也大,说不定你还要挨打哩!”希旺给妻子分析了危害。“你走一个月,我咋过哩?老人问我咋说哩,不行!”进一步否定妻子的意见。“我看,还是按我说的意见吧,给二牛做好工作,他不说,你我不说,谁知道?何况他是你的小叔子,平时就好说好笑,多自然啊!”希旺进一步权衡利弊。

  “啥办法哩,为了传宗接代嘛!”好妮叹了一口气,总算默认了。

   第二天希旺有意识的跑到南地,见到二牛正在棉花地打农药,把二牛拉到地头树荫下,递上一只“散花”香烟。二牛先发问:“旺哥,你今天闲了,找我有事?”

  “没啥事,我刚从刘庄要建筑账回来,看你在打药,我来玩玩。”希旺扯故说。

  “希旺哥,你看我这一段时间,又买农药,又买肥料,把买花的钱都花完了,我欠你的3000元眼下也还不上。”二牛很灵性,认为希旺是去要账钱。希旺立即打断二牛的话说:“二弟啊,别误会,我可不是来要账的呀!”说着又递上一只烟。这时二牛有些不安。

  “不,你别瞎胡想,我想求你帮个忙?”希旺很郑重的央求道。

  “希旺哥,你请说,只要我有能力做到的,我一定答应你!”二牛未加思索,态度很慷慨。

  “我不说你也知道,你嫂子我俩结婚已经4年了,还没孩子,我俩和老人都很焦急,托你的福气,帮我生个孩子,留个续里根。”希旺赤裸裸的提出了要求。二牛一听说是为这事叫帮忙,连声说:“希旺哥,不行不行,别的事可以,这个事我可不能承担!”

  “二牛弟啊!哥可不是白使你呀,只叫你去睡一个月,若能怀上孕,生个男孩,你那3000元建筑费我不要了,将来你再接楼的劳务费需要2000元,也不叫你拿。哥求你了,行不行?”希旺带有哀求的语气说道。

  “咱们是一个张家,还是一个老老爷,和嫂子都是脸熟面花的,咋能去搞那个事哩?”二牛不愿意。

  “二牛弟呀,正因为是一个张字掰不开,我才来找你哩,那是给咱张家传宗续代啊!我还给你5000元劳务费,你还不干?这样的好事你往哪里找啊?”希旺进一步申述理由。

   二牛沉思着,给5000元钱,希旺哥的面子,嫂子的容颜。若不答应,没有钱还,又得罪了希旺哥,不如做个人情吧。又给希旺提出个问题:“旺哥,我同情你,可我害怕,怕村上的人知道了说我不正经耍流氓,怕你家大伯大娘知道了修理我,怕来人创见了丢人。”二牛摆出了他的思想顾虑。

  “兄弟你说这些是实际问题,不过你不要害怕。你不说,我不说,谁知道。每天晚上我叫你大伯,大娘早睡觉。你到屋里给你嫂子玩,我在大门前为你站岗放哨,你咋不安全?”希旺胸有成竹的谈出了安全措施。

  “那时间咋说呢?是男是女我可不敢保证。”二牛也提出了条件。

  “时间是一个月,是男是女不要紧,一次不行,继续!”希旺看二牛已基本答复,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 “好吧,我回家给你弟媳商量商量,每天来不行,我还得照顾到你弟媳哩!”说着看了希旺一眼。

  “你回家给弟媳好话多说,照顾大局,不行就改为隔日制吧!”希旺也降低了要求,可最后又进一步落实,说:“咱们算是君子协议,一言为定,明天晚上来上班。”

   二牛中午收工回家,一路上思想都沉甸甸的,这回家咋给女人说呀?中午饭吃的也不香甜。一直思虑到晚上,女人已看到他心中有事,追问他出了啥事?二牛才将希旺提出的问题如实的说了。开始女人不同意,认为是伤风败俗的事。经过二牛苦口婆心,三番五次的说服,讲了希旺答应的条件,最后,妻子才勉强接受,只同意每晚去两小时,10点钟回来睡觉。

   消息传给了希旺和旺嫂,他俩喜出望外,决定当晚迎接二牛的到来。夜幕已经降临,星星微弱的眨着眼睛,二牛东张西望看无人,捏脚捏手的来到希旺家。他(她)们早已准备好了烟茶,今天却特别优惠,旺嫂给二牛打了一碗荷包鸡蛋。希旺将二牛安排坐定,就告辞去大门外去站岗放哨去了。二牛吃罢荷包蛋,精神也已安定,脸上露出了微笑。旺嫂说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赶快行动。”

  “嫂子,平时咱们俩好开玩笑,有时还动手动脚的,可今天晚上不知怎么的,我心里很害怕。”二牛说出他的心里话。

  “怕什么?二老已睡觉,你希旺哥给看大门,站岗放哨,多安全啊,你还怕什么?快来吧,嫂子早就盼望你来这一天的。”她边说边拉二牛的手,叫往住室上床。这时二牛视旺嫂玉体如花似玉,心潮逐浪高,叔嫂俩初次媾欢如鱼得水,可以说是开张鸿喜吧!

   以后,二牛就按照所签订的口头协议,隔日制两小时和旺嫂会面通性,仍是云水浪涛情,风雷震荡激,不知不觉一个月的云雨情期到。虽然时间已到了,可咋不见旺嫂有啥反映哩?这时希旺有点纳闷,思考着会不会落个人财两空啊?怎么办呢?说是迟,那是快,到一个半月的时候,旺嫂食欲不佳,四肢无力,想吃葡萄,恶心呕吐。希旺大喜,二牛也放心了。果真10月怀胎,一朝分娩,得了个大胖小子。全家喜庆欢乐,全村人为之惊讶,都是哑巴吃饺子――心中有数。

 世界之大奇事多多,瓜子里嗑出个臭虫――啥仁(人)都有。为传宗接代,什么条件都可接受,他甘愿当一个带着绿帽子为播种者站岗放哨的人!放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8)| 评论(7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