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躬耕@网田

真诚沟通,网情无限,躬耕论坛,精神家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老公出轨之后(二)  

2008-09-07 17:49:11|  分类: 散文.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(原创)老公有花心之后(二) - 躬耕南阳 - 躬耕南阳个人主页

(原创)老公有花心之后(二) - 躬耕@网田 - 躬耕@网田(原创)老公有花心之后(二) - 躬耕@网田 - 躬耕@网田(原创)老公有花心之后(二) - 躬耕@网田 - 躬耕@网田(原创)老公有花心之后(二) - 躬耕@网田 - 躬耕@网田  惠贤对丈夫恩爱有加,丈夫的衣食住行,事无巨细,皆牵挂于心。丈夫开车出游,她担心出车祸;丈夫去酒吧,她担心酒后误事;丈夫晚归,她隔几分钟就一个电话,俩人的感情还是挺好的。可是这几天听她的同事说些闲话,引起了惠贤的注意。心想:我老公会有外遇?不可能,是无中生有?可女同事是我多年的知心朋友啊!若是真的,我应该怎么办呢?

  惠贤的丈夫叫曹年华,他俩是农学院的同学,1998年毕业后惠贤分到种子公司当会计,年华在外资办工作,后提拔为外事办副主任。工作的担子重了,交际面也广了,思想也慢慢地起了变化,在办事处里群众早有反映,说他接触女同志不正常。司凡是河南财经学院毕业后被分到他办公室当出纳的,她年纪轻吉利10岁,业务能力棒,颇有几分姿色。可她结婚不到二年就又离婚了。二人业务关系密切,常来常往,时间不长,男有情,女有意,不断请吃请喝,晚上去“红枫舞场”跳舞,如胶似膝,缠绵有余。

  女人们挺注意事情细节的,会观其颜,察其行。惠贤是个有心之人,做事比较稳妥。丈夫说晚上加班,她就到办公室看看,丈夫说晚上有应酬,她就找同志问问,还不断用电话联系。也亲自去酒吧、舞场逛逛。有一天10点钟,曹年华还没有回到家里,她就骑上电动车去“大华舞厅“找,而后又到”红枫舞池“看,恰巧年华正和司凡手握手,臂搂腰,卿卿我我,缠缠绵绵,眉飞色舞,随着悠扬的舞曲翩翩起舞。她躲在隐蔽处,无上前干扰,一直等到曲终人散。谁知她俩又去餐馆吃饭,然后又朝白河游览区林荫处去了。年华一夜狂欢,惠贤一夜无眠,等到年华回家时,东方快要发白了。妻子趁势问他个究竟。

“你咋回来这么晚呢?”女人和风细雨地问。

“上面来人应酬,工作需要嘛!”他漫不经心地答。

“那能一夜不睡觉?”女人追问道。

“哎!省里领导就是这么个作风。”他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
“你们跳舞后还去游览风景?”妻子有意暗示地问。

“啊,啊,是啊!”男人结结巴巴地应付道。

“睡吧,你明天还有接待任务哩!”妻子和以前一样的温柔。

 事情真相已经大白,惠贤心明如镜,此夜之事按下不表。

“怎么办呢?”惠贤思索着。和男人大吵大闹,找单位领导?不,那样会使矛盾加剧,后果不堪设想;按下不提?事情会更加蔓延,那女人阴谋会得逞。要不就先做司凡的工作吧!哦,还有,是用软的,还是用硬的办法呢?惠贤胸有成竹自言自语地说:“好,就这么办吧!”

  第二天惠贤就找熟悉司凡的人问她的电话号码,立即给她打了电话,警告她说:“司凡啊,你是年轻人,前途无量,以后不要和曹年华来往频繁,要注意影响啊!”

“我们是上下级关系,是业务联系,哪能不接触呢?”司凡满有理由的解释说。

“我说的是你们要正常来往,你要注意影响,否则会妨碍你的进步,影响你的前途呀?”惠贤警告说。

“我看此事不必大惊小怪的,你不要胡乱猜测嘛!”司凡辩解道。

“好吧,你再想想,我可是忠言相劝啊,以后再说吧!”惠贤看此人蛮不讲理,无悔改之意,就告辞了。

  经过几天的耐心细致的工作,惠贤慢慢从他丈夫口里得知,责任不在曹年华,是那司凡离婚不久,寂寞难忍,屡屡纠缠,还想挣个‘名分’遇机转正的。“转正“二字这更加引起了惠贤的注意。

  一天周末晚上,惠贤于七点钟拉着六岁的女儿聪聪赶到司凡家里,这时司凡正准备约曹年华去“红枫舞场”跳舞。看见她娘俩来家,判定是又说那件事。但她仍笑脸相迎,又让座,又倒茶,态度还是蛮好的。惠贤走到她的面前,先给司凡理论几句,看来她仍无悔改之意,就拉女儿向司凡双双跪下,哀求道:“司凡,咱们都是女人,你也尝够了离婚创伤的滋味,我很同情你的处境,可你不能转移我们的情感,破坏我们的家庭,我们可是从上大学时就相识、相知到相爱的呀!”惠贤说着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。司凡听着思索着,感到她说的有道理,我怎能把我的心灵创伤转嫁给她呀!那是不仁不仪的啊!还没有等司凡开口,惠贤继续说“司凡,你要同情我,成全我的家庭,我今生今世不忘你的恩情,我要给你5万元钱,你要不理解我,我就不起来!”这时六岁的女儿聪聪也哭着说:“阿姨,你答应吧,放开我爸爸吧!我给你磕个头。”司凡看到此景此情,重温着离婚后的味道,就上前拉起来惠贤和小姑娘,并说:“大姐你起来吧,这钱我不能要,脸面比钱贵重啊,我要脸面不要钱,今后你看我的行动吧!”二人言和,送至门外,各自回家。

  司凡是个讲信用的女人,以礼敬之礼相送。此后她对曹年华慢慢疏远,不再纠缠,开始了自己的爱情空间。年华感到对妻子惠贤感情有愧,生法弥补,决心好好过日子。

两位痴情女,同爱一个人,谁是输赢家?众人来理论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5)| 评论(7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